【25°C 日常】西洋菜街和Hidden Agenda面對的可能是同一個問題?

「突然想寫點什麼」的緣起是看到旺角羅文跟領域衝突的影片,好奇下搜尋「旺角羅文」,看到這篇專訪:

西洋菜南街=平民夜總會?賣藝可日賺千元
https://goo.gl/uxq8u1

明周另有一專訪是 “西洋菜南街最大檔,一首歌怎樣賺三千港幣打賞?" ,很有興趣想知,但網站load不到。除了想知如何賺錢(說不定街頭賣藝可以為Gdottv G點電視殺出一條血路?),也是想知道網絡世界以外的世界正在發生甚麼事。

我大學是唸Humanities的,雖然走堂走得太多,基本上沒學到甚麼完整的理論,但其中一句「文化沒高低優劣之分」我一直記在腦裡,經常告誡自己不要以自己的尺去量度別人,尤其是文化這一環。再看這幾年上至媒體、KOL,下至普羅市民,都靠著區分文化「優劣」來建立觀眾群和自我認同。而所謂的「優劣」,說穿了是「我認同的是優;我不認同的是劣」。

再看這群「製造嘈音」、「搞亂檔」的賣藝者,一日(甚至一首歌)賺幾千,另一邊廂有報導「歌頌」 busker 一天只賺數百元為藝術不為賺錢。腦海很多問題彈了出來,例如:

1. 不為賺錢的才叫藝術?
2. 大媽大叔的表演真的沒有欣賞價值嗎?
3. Busking全都是水準高的嗎?
4. Busker是不計較賺錢,還是賺不到錢?
5. 以賺到的金額計算,大媽大叔才是文化的主流?

這幾條問題大概需要進行很多田園考察,作為一個寫點東西不用負責的網民,我當然沒有時間,所以也沒有結論。但我覺得當我們痛恨大媽大叔時,不妨想想這幾條問題,平衡一下自己的心態。世界很大,不只是你手機屏幕的這幾平方寸。

再看看下面這段引文:

// 60歲的他說看着街頭歌女表演,感覺猶如時光倒流當年的酒廊。年輕時他愛偕朋友到酒廊消遣,聽聽歌,放鬆生活。他與同行的人後來陸續成家立室,再沒閒錢亂花消遣。前些年他仍到機舖打機,但近幾年又發現連常去的幾間機舖都陸續結業。上一輩以前娛樂消遣的地方漸漸消失,記者問鴻叔如今去哪玩?他想了想答道:「沒有的了,咪個個禮拜嚟旺角聽歌,幾好吖,讓我們有免費娛樂。」他說享受聽歌,卻又憤懣地說這兒的歌聲質素參差;又覺得太多歌檔聚集。//

對啊,旺角西洋菜街面對的景況不只是表演者水準的問題,而是一個時代的娛樂產業沒落衍生出來的現象。再說下去就是,我們這個社會沒有足夠空間去容納時代或主流以外的文化。年輕人覺得夜總會離你太遠很難有共鳴?那你想想 Hidden Agenda的處境吧。旺角西洋菜街為什麼要殺街?HA為何被封殺?也許答案相差不太遠。

至於答案是甚麼?除了簡單歸於政府乜乜乜,何不也想想我們有甚麼事情可以做,從下而上改變社會?大政治議題我們無能為力,小議題我們真的沒能力帶來改變嗎?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like和follow我fb and ig吧!
FB: Mo’s 25°C Journey
IG: cammykwok_mo


相關文章 Related Blog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