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 平權】投訴之刀成功爭取?十本性別友善圖書放「閉架」!

反同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早前向民政事務局投訴,反對公共圖書館內出現宣揚同性戀意識的兒童圖書。民政事務局於6月19日作出回應,經過「館藏發展會議」詳細討論及議決,決定將10本有關同性戀及跨性別意識書籍閉架,讀者需向職員索閱。立法會議員陳志全不滿有關安排,有人投訴就「跪低」,並將去信有關當局要求解釋。

涉事的十本圖書包括:
《Daddy, Papa, and me》
《Mommy, Mama, and me》
《一家三口》
《Molly’s Family》
《The Family Book》
《Introducing Teddy》
《 The Boy in the Dress》
《Milly, Molly and Different Dads》
《Annie on My Mind》
《Good Moon Rising》

關注組早前於公開行動中表示,認為上述書籍傳播「不良同性戀意識」,「構成了侵害父母的基本人權」、「侵害了兒童應得到合理保護的原則」,因此聯同十多個組織聯署要求當局將有關圖書下架。

民政事務局回覆指,《Daddy, Papa, and me》、《Mommy, Mama, and me》以及《一家三口》三本圖書早前已由「館藏發展會議」重新審視,以「存放於閉架」的形式限制其於公共圖書館流通及外借。是次回信主要回應其餘7本圖書的處理手法。

內容中性但放於閉架 阻礙知識流通

民政事務局表示,「館藏發展會議」雖認為七本書籍內容中性,沒有渲染或宣揚同性戀與同性婚姻;但為了確保兒童在閱讀時得到適當引導,決定參考之前三本圖書的處理手法,放於閉架。

民政事務局回信原文節錄:
「館藏發展會議」認為此七本書籍內容中性,並沒有渲染或宣揚同性戀與同性婚姻。基於圖書館致力維護資訊自由的原則,不會利用館藏宣揚特定的信念或觀點,「館藏發展會議」決定繼續將此七本書籍維持為圖書館館藏。然而,「館藏發展會議」理解不同讀者對有關書籍的關注,為了確保兒童在閱讀時得到適當引導,故參考之前處理《Mommy, Mama, and me》等三本書籍的做法,議決將此七本書籍存放於閉架,而各分館亦剛完成存放閉架的安排,即個別讀者需向職員索閱。

「閉架」即「館外備用書庫」,G點電視到康民署網站查閱「館外備用書庫」的借閱方法,網站顯示讀者要索閱「閉架」中的圖書,需致電或親身到擬索閱資料所屬的公共圖書館提出索閱要求,程序一般需時約5個工作天。部份資料不能外借;如要求索閱或外借其他圖書館的「館外備用書庫」的圖書館資料,則每項須繳付預約費用三元三角。

違反《公共圖書館宣言》

香港反同組織要求當局將同性戀圖書下架並非首次發生,2014年反對同性婚姻大聯盟批評公共圖書館藏有《DADDY, PAPA, and ME》,形容為「向下一代洗腦」。當時康文署稱會按《公共圖書館宣言》(中文翻譯;來源: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的各項原則採購圖書館資料,以配合不同年齡及各階層人士,對資訊、研究、自學和餘暇等方面的需要,不會利用館藏宣揚特定的信念或觀點。

《公共圖書館宣言》由國際國書館聯盟發表,宣言的引言指出:「民主能夠有建設性的參與及發展,它的前題是滿意的教育及無限制的自由接觸所有知識、思想、文化及資訊。公共圖書館是地方的知識門戶,提供個人及社團終生學習、獨立判斷、文化發展的環境。」香港公共圖書館在它的網頁亦有引述《公共圖書館宣言》作為它自己的使命,宣言一共有12條使命,是次事件疑抵觸當中的兩條:(7)嘗試各種文化,欣賞其間的差異。(fostering inter-cultural dialogue and favouring cultural diversity) 及(9)確保居民能夠接觸各種社區資訊。(ensuring access for citizens to all sorts of community information)。

投訴無減圖書價值 圖書館不用擔當家長角色

有關同性戀或跨性別意識書籍在國際上也經常成為反同組織狙撃對象,以《一家三口》(And Tango Makes Three)為例,美國圖書館協會的調查顯示,該書於2005年出版並納入圖書館藏書後,在2006、2007、2008年均成為最常被投訴的書籍。

然而,投訴無減圖書的教育及文化價值。《一家三口》曾榮獲美國圖書館協會的ALA「石牆兒童與青年文學獎」、美國動物保護協會兒童圖書獎、臺北市立圖書館的第70梯次「好書大家讀」選書、2016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以及第39次臺灣文化部優良讀物推介(資料來源:博客來)。

曾任美國圖書館協會 Office for Intellectual Freedom 總監 Barbara M.Jones 在2011年接受國際國書館聯盟訪問時,被問及協會如何應對家長對書籍的投訴,Barbara表示:「家長可以自行決定自己的小孩該看什麼書籍,圖書館不會代替其擔當家長角色;而且每位家長對選書也有自己的想法,因此圖書館應把所有書籍留在架上。」她同時指出,在面對同性戀議題時,圖書館管理者應學習將個人信仰與專業倫理分開。

撰文:郭可芹 - 女同學社執行幹事、G點電視台長
資料搜集:曹文傑博士 - 女同學社執行幹事、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like和follow我fb and ig吧!
FB: Mo’s 25°C Journey
IG: cammykwok_mo


相關文章 Related Blog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