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 平權】粉紅色與恐同

今天是5月17日。30年前的今天,世界衛生組織將同性戀自疾病列表刪除,聯合國亦將每年的5月17日定為國際不再恐同日。

雖然不算是KOL,自拍照也拍得不好,但還是想響應一下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LGBTI小組Amnesty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LGBTI Group 的 “粉紅口罩一齊戴!" 活動,推動性別多元。

為了配合政府帶起的底褲口罩時尚潮流,我還特地用粉紅色底底自製了一個布口罩。(好吧,實情是我家沒有粉紅色口罩…)

為什麼是粉紅色口罩?
早前,台灣有男生因戴粉紅色口罩被同學嘲笑,台灣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就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例行記者會上,率領全員戴上粉紅色口罩。然後,網絡就牽起一輪粉紅口罩和頭像潮,亦引起社會對性別教育議題的關注。嗯,這就是高民望政府的感染力。

關於粉紅色
記得中二那年,我在中樂團裡玩揚琴,在一次表演中,我被迫穿著粉紅色小鳳仙走上台。自始之後,我就沒有再參與任何中樂團練習了。

但其實,長大後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討厭粉紅色,我討厭的是穿起粉紅色時周遭給我的目光——中性打扮的我,在別人眼中跟粉紅色不搭配。一個性別氣質稍稍中性的女生已感受到如斯壓力,我們知道性別定型是多麼的牢固。

關於恐同
你恐同嗎?我相信大部分人也不會認為自己恐同。但當我們聽到 岑子杰 Jimmy Sham 還是會被罵「死gay 佬」、 慢必)還是會被嘲「玩菊花」,我們就知道無論同志表現得多好,性傾向仍然會成為他們被攻擊的目標。

然後,一宗又一宗的同性伴侶權利司法覆核案件,也提醒我們不平等的政策仍然多的是。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曾列出23個與婚姻地位掛勾的法律範疇,換句話說,如果同性伴侶要靠司法覆逐項爭取,可能就要打23次官司。而且,性/別小眾面對的不平等又何只婚姻?性傾向歧視條例爭取20多年,仍然連咨詢也未開展。

就算身邊的朋友不恐同,同志每天醒來也仍然活於恐同的制度下。想到這點,說出「我不恐同」也許仍然不夠;作為一個同志,我希望說出「我不恐同」的朋友,能跟我們一起爭取制度上的平等。

很多人說「沒有民主,哪有平權」,但我想,如果一個社會上的大部分人都能尊重小眾、擁抱多元,其實離民主也許也不會太遠。So why not both?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like和follow我fb and ig吧!
FB: Mo’s 25°C Journey
IG: cammykwok_mo


相關文章 Related Blog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