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 日常】"搞咁多嘢最後都存疑,洗鬼你查咩?"


@takhung1019
 看到彥霖案件裁判結果,記起了麥樂倫(原文往下看);而我看到 Louis的文章,就記起有留言說:"搞咁多嘢最後都存疑,洗鬼你查咩?"

的確,我們都希望法庭的判決可以給我們一個確實的答案,甚至一個我們想聽到的答案;但結果法庭沒有幫我們解開迷團,我們都很失望。

可是,我不認為這次死因研訊是沒有意義的。至少,政權不能再認定彥霖是自殺的或無可疑;至少,我們走近彥霖的生命多一點;至少,我們願意了解彥霖所代表的群體和社會議題多一點。

就正如麥樂倫案件後,同志組織抬頭、社會關注、立法局通過修訂《刑事罪行條例》……彥霖的生命能引導你關注哪些群體、哪些價值?

==================
【死因存疑】 文:Louis Lee

每一次有死因存疑嘅案件,都會諗起麥樂倫。

麥樂倫作為香港警察,1980年1月15日被發現身處何文田警察宿舍,身中五槍身亡。死前佢知道自己即將被警方控告8項「粗獷性行為罪」。件事除咗被質疑一個人有無能力開五槍自殺外,更複雜係事件背後牽涉警隊權力同港督,皆因港督下令警隊成立「特別調查小隊(SIU)」調查同性戀活動,而執法人員牽涉同性戀行為係不能容忍;另一邊廂,當時嘅立法局議員杜葉錫恩積極介入此事,稱麥樂倫案「一定是謀殺」、「麥樂倫是被警方追逼而死的」。

1980年3月12日,死因裁判庭以二比一多數裁定麥樂倫「死因不明」;同年5月23日,律政司發表新聞稿,無視法庭裁決堅稱麥樂倫死於自殺,更令社會譁然。

1980年7月8日,「由於公眾對該事件感到困惑不安」,總督會同行政局決定就此案作獨立調查,按《調查委員會條例》委出委員會調查是次事件。

委員會最終需要傳召110名證人作供,召開聆訊134日,證供謄本超過13,000頁,花費超過2000萬完全報告,結論仍然與律政司一致:麥樂倫死於自殺。

不過,每天傳媒報導麥樂倫案,證人每一篇的供詞,他的私生活包括性生活全被放在委員會上討論,令公眾從中了解到,其實同性戀與普通人一樣。而社會逐漸有檢討同性戀法例的聲音,1980年6月14日,律政司和首席按察司要求法律改革委員會研究「香港有關同性性行為的現行法律應否予以修改?若然,應如何修改?」而同志亦逐漸組織起來發表自己的聲音,1991年7月11日,立法局通過修訂《刑事罪行條例》,21歲或以上男子,雙方同意於私人地方進行的性行為免刑事責任。

可是,死者終究已矣,麥樂倫還是不會回來,如委員會報告所言:

「麥樂倫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倘若這些不幸事件從未發生,他會優悠地生活,不為人知。他稱不上完人,卻也不是社會的渣滓。像常人一樣,他有優點,也有缺點。他不是一個特殊的人物,對性的癖好也沒有甚麼特別,很多人也具同樣癖好。

對不認識他的人來說,麥樂倫只不過是本港五百萬市民之一。對其他人士而言,麥樂倫是他們的同事、朋友、兄弟或兒子。他孝順雙親,也是父母的驕兒。麥英年早逝,留下風燭殘年的父母,在蘇格蘭偏僻的村落長懷喪明之痛。

有關麥樂倫事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甚至有人揣測麥是某些人士所利用的一顆棋子,用以牽制大局。可是,最後分析的結果證明麥樂倫只是平凡之輩,並不是甚麽左右大局的棋子。」

今日彥霖被陪審團一致裁定「死因存疑」,不知道事件後續會怎樣,只記得死因裁判官說:「一個15歲嘅年輕女孩,我以後都會稱佢為『彥霖』。」15歲青春嘅生命,死後卻不斷被談論,無論家人、同學、朋友、醫生、網民講再多都好,大家講嘅都只係「我眼中的彥霖」,真正嘅彥霖已經回不來。可能政府又會搞調查委員會,最後裁定佢死於「自殺」。

我只會記得,政府一再濫權、枉法、徇私、不作為,政策充滿漏洞、一意孤行,令一個又一個生命離開我哋,但政權仍然漠視不理。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like和follow我fb and ig吧!
FB: Mo’s 25°C Journey
IG: cammykwok_mo


相關文章 Related Blog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